(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8月29日刊登题为《荷兰难民收容中心门口人满为患》的文章,作者是伊萨贝尔·费雷尔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8月29日刊登题为《荷兰难民收容中心门口人满为患》的文章,作者是伊萨贝尔·费雷尔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西班牙《国家报》8月29日刊登题为《荷兰难民收容中心门口人满为患》的文章,作者是伊萨贝尔·费雷尔。全文摘编如下:一条地区公路将荷兰国家难民收容中心与该国北部点缀着完美排列的农场的泰尔阿珀尔镇隔开。对比非常强烈:一边是舒适且设备齐全的房屋,另一边则是大约700名寻求庇护者在一些用木杆固定的遮阳篷下露营了几个星期。这些人来自厄立特里亚、也门、巴勒斯坦、叙利亚、苏丹、乌干达、阿富汗或巴基斯坦。妇女和儿童住在可容纳约2000人的收容中心室内。在泰尔阿珀尔,一些在户外闲逛的难民正在等待食物的到来,有的在一个临时洗衣处洗漱。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等待,直到获得允许他们离开那里的文件。他们在遮阳篷下睡觉、淋浴,去肮脏的移动式卫生间上厕所。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协调员莫妮克·纳格尔科克表示,当前的情况是“有辱人格的、不人道的”。这是荷兰境内史无前例的紧急服务,已经为大约100人提供了医疗救助,其中3人被送往医院。24日,一名婴儿死在了收容中心的体育馆内,案件正在调查中。在收容中心外,人满为患和缺乏卫生条件的影响已经开始显现。一些人身上开始出现皮肤病、溃疡和伤口,有些触目惊心,这些受影响的人进一步被边缘化。“我来自厄立特里亚,在这里已经等待了一周。”一名20岁的年轻人对记者说。他坐在一个遮阳篷下吃午饭。再往前走一点,一名叙利亚母亲带着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坐在行李箱旁边。她还有一个儿子早在一年前只身来到荷兰。“他在等我们,但我们必须先通过这里。”她说。纳格尔科克强调,荷兰当局必须批准像这样的家庭团聚,“尽管他们身处困境,但普遍有巨大的耐心”。然而,在泰尔阿珀尔的难民收容中心之外,并非一切都很平静。露营者之间发生了冲突,警方不得不进行干预。一些帐篷也出现了问题,由于存在火灾和物理损坏的风险,最终被拆除。所有这一切都意味着荷兰失去了一个宽容和先进国家的形象,这导致政府加快了与市议会的谈判。荷兰首相马克·吕特承认感到“羞愧”,并希望市长们在未来几个月内,为大约2万名持有居留许可的难民提供住处。根据泰尔阿珀尔难民收容中心的管理部门提供的数据,拥挤在那里和在该国其他地区等待的人中,“至少有1.5万人持居留许可正在等待住宿和就业”。3月8日,一些乌克兰人到达波兰华沙国际会展中心的安置点。(新华社)“我们好几天没洗澡了,浴室很脏,食物也很糟糕。我们要求荷兰政府解决这些问题。”一名巴勒斯坦难民表示。在他身边,一个年轻的叙利亚人担心“他们没有尽可能来解决这一切,因为我们看不到任何进展”。在他说话的时候,领取午餐的队伍已经解散,有人说晚上6点左右能吃上晚饭。责编:侯兴川